您好,欢迎光临西安某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000-9988
联系电话:13978789988
邮箱:12345678@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主页 > 车型展示 > 大巴租赁 >
恐怖逻辑故事必须扭转地方政府公司化问题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8-01-19

较长时期以来,各级地方政府逐渐形成了一种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公司化行为模式。时至今日,地方政府竞争积累的诸多问题已经十分严重,必须予以正视,坚决加以扭转。与之相应的“地方政府公司化”问题,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

政府公司化根子在制度

“地方政府公司化”是较长时期以来各级地方政府逐渐形成的一种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行为模式。

具体来说,我爱发明车王争霸,很多地方政府忽略了政府应有的职能和定位,而变成了一个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公司”。地区生产总值(GDP)成为“公司”的营业额,财政收入成为“公司”的利润,地方政府领导看上去不像是人民的公仆,而更像是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他们所追求的“政绩”主要不是履行职责,而是实现地方GDP增长和地方的经济利益。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多个维度。

从政治维度来看,首先,随着改革开放后中央将工作重点全面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经济绩效”成为官员政绩考核的重点,地区GDP、财政收入、出口创汇等都成为官员必争之地,其中地方GDP成为衡量官员能力的主要指标,导致地方政府官员产生公司经理一样的经济动机,对管理和公共服务这些政府本职的兴趣逐渐下降。

更有甚者,不少地方政府会给党、政、工、团分解招商指标,有的就连民主党派的地方支部也要落实分解招商引资指标,这就把所有组织都变成经济组织。这种做法,短期看经济发展很快,中长期看,应有的协调、制约、平衡机制必然被破坏。

其次,地方政府间的公司式竞争越来越激烈,商业化味道也日趋浓厚。一方面,是搞好“公司内部经营”,“大干快上”,盲目上项目,做大本“公司”的GDP。另一方面是,争夺“外部的经营资源”。一是争取上级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投资项目。二是争优惠政策。小到扶贫救灾资金额度、“债转股”额度、核销地方债务额度,曾做过最勇敢的事,大到设立自贸区、保税区、各种改革试点区等。三是争夺虚名。如有些名人故里竟有七八个地方在争。

从经济维度看,地方政府公司化受财政、土地、金融、贸易等多种因素的影响。

分税制改革是推动地方政府公司化的重要经济因素。财权上收中央,事权却进一步下移,地方财政支出负担显著加重,而中央对地方政府的税收返还与转移支付又十分有限,很多地方政府尤其是县乡基层政府财政更为困难。“囊中羞涩”的地方政府,不得不像经营公司一样“经营”政府,不遗余力地追求“营业额”和“营业利润”,进而忽略了环境保护、保障等“非营利”活动,造成地方政府公司化。

可能引发经济危机

地方政府公司化和地方政府竞争有其历史功绩,但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地方政府GDP竞争积累的诸多问题现在已经十分严重,必须予以正视,坚决加以扭转。

首先,加剧了产能过剩。地方政府尽一切可能上项目、扩产能,为保本地区的GDP,通过财政补贴或政府担保为这类企业输血,恶化了行业生存环境。如河北省邯郸市武安县就有十几个钢厂,每个镇为了自己的政绩都建钢厂。

其次,生态环境恶化。水体污染、大气污染、土壤污染等之所以日益严重,一个重要原因是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放松对环境的保护,一些地方政府甚至成为污染企业的保护伞,有的污染企业就是当地的“一把手工程”,“一把手”招商来的企业,环保局不敢管,甚至为虎作伥。

第三,地方债务问题恶化。国家审计署2012年第26号公告披露,审计调查的54个县中,有53个县2008年至2011年出台了221份与国家政策明显相悖的招商引资优惠政策文件,雷欧奥特曼玩具,变相减免应征缴的财政性收入70.43亿元,其中2011年变相免征33.36亿元,相当于其当年一般预算收入的5.81%。

经济增长过于依赖投资扩张,主要是房地产部门和地方政府投资。房地产投资又有助于土地财政收入。庞大的地方债务很大程度上是地方政府投资冲动的产物。

第四,割裂了全国统一市场,扭曲了城镇化进程,成为腐败的温床,引发了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严重问题。比如农地转非农地速度过快的同时,土地利用结构扭曲;供给面与需求面共同催生的房地产泡沫化;不完全城市化的流动人口与无法充分享受土地增值收益的失地农民。

如果还不采取坚决的改革措施扭转上述局面,结果必然是房地产泡沫崩盘并产生连锁反应,最坏的结果是引起整体性经济与金融危机。

需正确界定政府职能

应对地方政府公司化现象,需要正确界定政府职能,界定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与市场和的边界,涉及行政体制、财税体制、外贸体制、土地制度、分配制度、价格机制以及管理等众多领域,必须从多方面综合入手。

首先,建立统一的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建议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公共设施基本完备,作为衡量省、市、区是否协调发展的主要指标。同时加快劳动力、土地、资金等要素配置的市场化进程,打破行政性分割,特别是“诸侯经济”对要素市场配置的阻碍。

其次,明确划分各级政府事权财权,并尽快以法律形式加以规范,限制中央政府部门的自由裁量权,杜绝“跑部钱进”的弊端,同时减少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第三,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加快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府与组织、市场中介组织分开。把不该由政府管理的事项如企业经营决策等,坚决转移出去;把该由政府管理的事项如基本公共服务等,切实管好。

现在对怎么看待地方政府公司化争论比较大,有人坚持,地方政府不竞争哪行。我认为,地方政府可以竞争,但不是变成经济组织的竞争,应该是廉洁公正、公共服务、管理等方面的竞争。

(采访整理 记者/赵福帅)

相关的主题文章:

备案号:粤ICP备3265261号